名字
100
500
关闭X

当前位置:生态科普

生态科普

楹联里的植物对仗

发布时间:2020-03-20   浏览:359次


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植树节,笔者蹭这个节日的热点让大家写点什么。其实说到植树节,说到种树,首先在脑子里回想起来的是查慎行的那句“可知今日怜才意,即是当时种树心”,说到植树,自然而然想到了辛勤的园丁。但我没有接着想下去,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此时此刻,离植树节还有几个小时,不着急,我们先来聊点别的。

对联讲究工稳的对仗,今天植树节,我们就从对联里一些植物的对仗来看看所谓的“工稳”。

山中杜若思公子;

门外桃花似去年。

这是一首诗钟作品。诗钟:去、公(鹭胫格),作者胡藻。上联出现了植物“杜若”,下联对应的植物是“桃花”。我们知道,山里的植物很多,门外的植物也很多,为什么偏偏选“杜若”,下联又偏偏用“桃花”呢?“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”,这是崔护诗里的句子,所以联语即借“桃花”来搭配“门外”和“去年”,同时呼应上联的“思公子”,你要换别的花,那就不合适了。这就叫“工稳”。

杜若,别名:阿金够;白接骨丹;白叶菜;包谷七;地藕;羊藿七;竹叶莲;竹叶知母。鸭跖草科、杜若属多年生直立或上升草本。花红色,果圆球形,直径5~7毫米,成熟时暗蓝色。

上联的“杜若”,出自屈原的《山鬼》。屈原是祖宗级别的诗人了,他的诗里用过好多植物,也给后世留下了很大的借鉴和发挥的空间。“山中人兮芳杜若,饮石泉兮荫松柏,君思我兮然疑作……思公子兮徒离忧。”这就是“杜若”的来源。那是不是思念公子就用“杜若”呢?也不一定,留意一下这是在山里,如果在水边,我们就要换一种植物了:沅有芷兮澧有兰,思公子兮未敢言(屈原《湘夫人》)。

当然,我们也可以用水边的蒹葭,不过这又是另一个体系了。

桃花是我们很常见的,门外桃花也是我们很容易想到的,紧接着我们再来一个常见的,说到梅花,你想到什么?有人可能会说,高洁、坚韧,四君子之首。我们还是结合对联作品来看一下。

竹箭声华当代选;

梅花消息故人来。

这是清代京师福州会馆的对联。这里的梅花,是不是说那些品质高洁的选手呢?不是。这里的梅花乃是来自摩诘居士王维的杂诗:

君自故乡来,应知故乡事。

来日绮窗前,寒梅著花未?

联语的“梅花消息”,正是这种淡淡乡思的透露。

上联的“竹箭”则出自《尔雅·释地》:东南之美者,有会稽之竹箭焉。后来诗人多用“东南竹箭”“竹箭东南”这样的字眼表示长江下游的鼎盛人文。此联上出“竹箭”,下对“梅花”,切地切思,稳洽精致。当然以植物为起,“竹箭”不一定非要对“梅花”,联系福建地理人文,还可以有其他一些选择,有兴趣的同学不妨研究一下,比如,“榕”这个植物就可以考虑一下。

绿水界城隈,同人卜筑北郊,葺旧日亭台,扫径未妨留薜荔;

黄山正晴雪,有客飞杯东渡,问故乡春信,来时曾否见梅花。

与之类似的,江峰青这副题嘉善新安会馆联中的“梅花”也来自王维的诗句。而上联的“薜荔”,据说是贤者隐居之处,屈原《山鬼》:若有人兮山之阿,被薜荔兮带女罗

说到江峰青,还有两联的植物也很精致,一是他自题莳花小筑联:

半亩辟花畦,喜香分庭桂、秀挹阶兰,奉板舆佳日来游,栗里风光无此好;

卅年淹宦辙,溯备位监司、窃名儒硕,于君国纤毫无补,葛庐归卧已嫌迟。

“栗里”、“葛庐”,分别是陶渊明隐居之处,和诸葛亮躬耕之处。

二是他为九江琵琶亭所题的联:

松菊荒矣,游子不归,片帆过彭泽故居,只如画云山,猿鸟岗头呼负负;

枫荻萧然,美人何在,落日访江亭遗迹,听清秋弦索,虾蚂陵下唤卿卿。

“松菊”“枫荻”,这两组植物,能不能换成别的?

当然,梅花在对联里的应用也不一定就只有王维诗句里那一种,比如下面这联:

殉社稷只江北孤城,剩水残山,尚留得风中劲草;

葬衣冠有淮南抔土,冰心铁骨,好伴取岭上梅花。

这里的“梅花”又不同于“梅花消息”了。此联据说是见于扬州梅花岭下的史可法祠,作者待考。从对联所在的地点我们已经看出“梅花”的来历了,是的,就是扬州梅花岭。既言“梅花”,上联则以“劲草”相对。《后汉书·王霸传》:光武谓霸曰:颍川从我者皆逝,而子独留。努力,疾风知劲草!联系到史可法抗清义事,“劲草”之喻恰如其分。

“桃花”和“梅花”我们都直接叫出了名字,有没有一些我们不直接叫名字的呢?这里刚好有一个:

薄宦寄明湖,有梦难寻荆树影;

前因迷法雨,招魂空叩木樨禅。

这副对联见于杭州理安寺,因寺内有与虎跑泉齐名的“法雨泉”,也称法雨寺。此联作者桂菖在联语后解释道:先兄文敏公鞫狱粤西,道卒武昌,曹俪笙太傅梦兄曰:‘我与公皆理安寺僧,今当归矣。’越日,楚督奏函适至,事遂上闻。余分巡至此,因题楹柱,并志鸰原之感。简单说就是此联作者桂菖有个哥哥去世了,桂菖的朋友梦见这位去世的哥哥对朋友说:“我们都是理安寺的和尚,现在该回去啦。”朋友把做梦这事告诉桂菖,后来桂菖又得到了哥哥的死讯。于是写下这副对联。

这副对联里出现了两处植物:上联的“荆树”,下联的“木樨”。“荆树”是比喻兄弟之情的,当然说到兄弟之情,我们可能很容易想到“兄弟阋于墙,外御其务(侮)”的“棠棣”。“棠棣”也可以象征兄弟之情,而且格律和这里的“荆树”也是一样,那能不能用“棠棣”代替这里的“荆树”呢?

下联的“木樨”,其实也就是桂花。说桂花大家都了解,说木樨大家可能要陌生一些。那这里用“木樨”而不用“桂花”,是不是仅仅为了语言的陌生化,造成感觉延迟呢?能不能直接用“桂花”?

如果你找到上面问题的答案,或者,算是我给上面问题的一个提示吧,我们来看接下来这副对联:

炉火红深,与我煨芋;

窗树绿满,烦公写蕉。

此联系吴敬羲赠虎跑寺平山和尚之作。煨什么不行,为什么偏偏要煨“芋”?,写什么不行,为什么偏偏要写“蕉”?

上面都提到寺庙、和尚,这里再补充一个,李彦章题思恩府郡署城南重修古水月庵联:

法界现庄严,正莲宇修成,仍放毫光开水月;

荒田徵古迹,近榕园佳处,重新名胜助江山。

其实说实话,李彦章的对联水平在整个对联历史上,并不突出,但我之所以很欣赏李彦章,并不是看重他的水平,而是联语背后深沉的拳拳之心。这就扯远了,还是回到这副对联。这副对联里的植物,上联“莲宇”,用以借指寺庙,既然出现了植物,下联对应位置当然以植物对为宜。这个“榕”字,前面我们在胡建会馆那儿曾经提到过,“榕”是福建省省会福州的简称,据说因为当地遍地都是大榕树。李彦章是土生土长的福州人,所以他给自己的号就叫“榕园”。在他的对联里,还有不少以“榕”字组词形成对仗的,如:

庆江书院讲堂

前一千年旧治宜州,起冯黎科第、黄赵书堂,遗泽至今夸桂海;

行六百里移权邻郡,喜五马西来、七经东授,诸生亲我似榕园。

实用斋元宵灯联

花信方春,先廿四番催桂信;

杏园他日,合三百士出榕园。

阳明书院榕园讲舍

茅瘴辟荒芜,难得边人尤信道;

榕村宗讲授,敢夸闽学有真传。

“榕园”“榕村”,分别对以“桂海”“桂信”“茅瘴”,实用斋灯联中还有“花信”和“杏园”这组对仗,都是值得留意的。

李彦章在广西思恩府任职期间,有个很大的政绩就是兴教,他兴建了阳明书院、西邕书院以及其他大大小小各种义学,后来又在隔壁的庆远府兴建了庆江书院,很有苏轼当年在海南“破天荒”的意思。

当然说到教育,如果说与教育相关的植物,很容易会想到“桃李”。“桃李”在对联里有没有出现过呢?当然有啦,还不少,比如,举个例子,清代四川学政蔡振武题忠州试院:

桃李种新阴,佳士如林,异日期为华国选;

梓桑怀谠节,前贤在望,诸生莫负大州名。

与“桃李”相对的“梓桑”,有时候也用作“桑梓”,其实都一个意思。其实这个地方我觉得用“枌榆”好像也可以,都是一个意思。蔡振武当时在四川担任学政的时候,曾经给四川几乎所有考试点都写了对联,当然邛崃也不例外:

邛州试院

地接蓉城,前哲仰遗型,有讲学名臣,尚留书院;

帖传竹杖,此邦挺高节,笑寻源使者,不贡人才。

“蓉城”“竹杖”,之前有一篇文章里曾经给分析过,这里就不细说了。

如果要给某学校写一副对联,是否必然要用“桃李”呢?也未必,比如马笛渔题蒙馆联:

教小子如养芝兰,此日栽培须务本;

愿先生毋弃樗栎,他年长大尽成材。

这里用到的就是“芝兰”和“樗栎”。“芝兰”出自《世说新语》,用以借指优秀学生。下联的“樗栎”是庄子所提到的:

吾有大树,人谓之樗,其大本拥肿而不中绳墨,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,立之涂,匠者不顾。(《逍遥游》)

……匠石之齐,至於曲辕,见栎社树……曰:‘散木也,以为舟则沉,以为棺槨则速腐,以为器则速毁,以为门户则液樠,以为柱则蠹。是不材之木也,无所可用。(《人间世》)

“樗栎”在庄子刚刚提到的时候,都是看似没用的东西,但换个角度看,又并非完全无用。下联的意思,想来是规劝各位辛勤园丁不要放弃后进的同学,分数高低并不是评价一个学生的唯一标准,相信他们将来都会找到自己的定位,发挥自己的潜能。此联结尾处的“本”和“材”的对仗,也很精巧。

既然说到这里,那就再加两个,李彦章题阳明书院实学斋的元宵灯联:

放榜蕊珠宫,但望同时登紫府;

读书虀粥夜,须知有味是青灯。

“蕊珠宫”,是道教里仙人的洞府(后面“紫府”也是这个意思,所以李彦章这联的展开不是很成功),而对应位置的“虀粥夜”,则是来自范仲淹“断齑画粥”的一则故事:

……公(范仲淹)少与刘某上长白僧舍修学,惟煮粟米二升,作粥一器,经宿遂凝,以刀画为四块,早晚取二块,断虀数十茎,……入少盐,煖而啗之。如此者三年。(《五朝名臣言行录·参政范文正公》“公生二岁而孤”原注引宋·魏泰 《东轩笔录》)

“虀”又作“齑”,本义是切开的蔬菜。“蕊”对“虀”,这组对仗,可能不是十分严格的植物对,但都是草字头的字,这个思路也值得我们学习。

知道了范师傅“断齑画粥”的故事,我们再看汪楫题山阳学署这联:

昌黎起八代之衰,想当年苜蓿斋中,不过寻常博士;

文正以天下为任,问今日虀盐队里,可有此等秀才。

插一句,范仲淹谥号“文正”,这是据说文臣死后能得到的顶到头的谥号,可见范师傅的历史地位。上联起八代之衰的,是昌黎先生韩愈。与下联“虀盐队”相对的,一个植物来了:“苜蓿斋”,这是一个代指生活清贫的意象。

薛令之,闽之长溪人。神龙二年,赵彦昭下进士及第,后为左补阙兼太子侍讲。时东宫官冷落,之次难进,令之有诗曰:明月夜团团,照见先生盘。盘中何所有?苜蓿长阑干。……(《唐语林校证》卷五〈补遗〉)

最后,说了那么多,我们以虎门销烟的民族英雄林则徐的一副对联作为结尾吧,对联标题是挽江有本。挽联的对象我们可能不太熟悉,但在不查资料,仅看联语的情况下,你能不能推测出点什么?

澹泊任天真,忆掉头苜蓿阑干,八十翁自耕铁砚;

老成悲电谢,试屈指枌榆甲第,廿三科谁共琼林。

特别是从那组植物对仗里面。

哦对了,文章开头说植树节写对联的事,我说过不用着急吧,这不我就已经写好了:

种树有思,漫说百十年华,务本初心应不改;

怜材吾意,想到万千广厦,雕梁某日并相期。